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跨国零部件企在华通过本地化进低端市场

近年来,发达国家许多汽车零部件企业纷纷下移产品线,进军中国低端汽车零部件配套市场,挤压中国自主品牌汽车零部件企业生存空间。

通过“本地化”进入低端市场

主机产品性能提升,对零部件质量提出更高要求。中国自主品牌零部件产品集中在低端市场。比如,中国有20多家自主品牌汽车轴承企业,就主要集中在低端市场。2014年6月9日,北京泰诚信测控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陶发荀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些低端汽车轴承企业之间价格竞争异常激烈,阻碍国内汽车轴承产业升级。”

发达国家汽车轴承企业已经开始在中国进行本地化生产,降低成本;同时,利用其品牌影响力,通过本地化生产,进入中国低端轴承市场,不惜成本与中国自主品牌轴承企业竞争。比如,斯凯孚除了拥有中高端轴承品种外,还延伸至轴承密封、轴承油脂等产业,在长春、济南投资建厂,生产乘用车及商用车轮毂轴承;舍弗勒在太仓等地建厂,独资生产汽车轴承。

经过深入调查研究,陶发荀意识到:“跨国公司通过‘本地化’进入中国低端汽车零部件市场,不是为了赚取更多利润,而是让其竞争对手无利可图。”另外,发达国家零部件企业通过“合资”弱化中国自主品牌零部件企业竞争力。外方基本采取以下“合理”规则:合资企业连年亏损,中方无法承受,只能出让股权,也就是被迫让出原有低端零部件市场。

发达国家汽车零部件企业还利用其品牌、地利优势,垄断大部分外资品牌整车配套市场。“在发达国家汽车轴承企业战略性布局挤压下,中国轴承产业还有没有未来?”陶发荀深感忧虑。

争夺中国自主汽车企业配套权

2014年6月10日,中国汽车工业协会车用仪表委员会秘书长、安徽金海达汽车电子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建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发达国家汽车仪表企业进军中国低端市场,主要争夺中国自主品牌乘用车和部分商用车配套市场。比如,德国大陆汽车电子主要配套吉利帝豪汽车、长城汽车、中国重汽,另外还配套上汽、广汽、一汽自主品牌汽车与福田重型车;德国博世主要配套奇瑞汽车、长安汽车、一汽和江淮商用车,刚刚介入江淮乘用车和长城汽车;江森自控集团主要配套东风自主品牌汽车和一汽整车;日本矢崎主要配套长城汽车;马瑞利参与了奇瑞、长城、东风等一系列中低端产品开发。”

当前,国内仅有部分自主品牌重型卡车、客车、微型车、轻型卡车、农用车所用仪表由自主品牌仪表企业供应。

偏爱中国小型车自动变速器市场

2018年,中国小型车市场年需求量将达460万辆。

2014年6月11日,中国汽车自动变速器创新联盟秘书长李盛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国内小型车市场容量巨大,诱发跨国公司纷纷采取行动。”

大众将在PQ平台上开发单价5万至7万元的小型轿车和微型客车,配装5挡手动变速器或采埃孚(ZF)6AT(6挡液力自动变速器)。大众甚至有自己开发150N·m微型干式双离合器自动变速器的计划,以丰富其产品线、增加整车竞争力。

通用早已以廉价紧凑型车型(单价5万元左右)宝骏630和五菱微型客车在中国县乡市场上获得丰厚市场回报,也会配装相应低端变速器,提升整车竞争力。

丰田推出售价5万至8万元新威驰和致炫,配装5挡手动变速器或爱信4AT、5AT或无级自动变速器(CVT)。

日产将推出售价5万元左右的达特桑Go和Go+,配装5挡手动变速器或专门为中国市场开发的经济型自动变速器6AT。

博世推出经济型高压共轨系统

国内多数商用车企业和柴油机企业曾经为满足国三排放标准选择高压共轨技术路线。高压共轨技术主要被博世、德尔福、电装等跨国公司垄断。

不过,在国三排放标准实施前,国内企业开发柴油机电喷系统取得一些成果。比如,成都威特电控组合泵开始小批量配套整车,一汽也推出自主开发的国三高压共轨柴油机。

从2008年7月1日起,国内实施重型车国三排放标准。当时,国内轻型车企业还没有为实施国三标准做好准备,原因是轻型车排放升级后增加的成本较多。一辆轻卡的售价仅有几万元,而购买一套高压共轨系统就需要1万元左右。因此,3.5吨以下轻型车国三标准推迟实施。

博世为中国市场3.5吨以下轻型商用车所用柴油机推出一款单价在5000元至6000元之间的经济型高压共轨系统。与原有高压共轨系统相比,博世这种经济型高压共轨系统有很大不同:一些功能简化,电子控制元件减少,喷油泵和油嘴都有差异。因此,成本必然低很多。

从高压共轨系统单价近1万元到5000多元,降低了将近50%。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