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华晨五年磨中华:祁玉民“不缺钱”

如何救“中华”,是华晨汽车董事长祁玉民上任以来无法回避的话题。迄今为止,祁玉民在华晨工作了5年,对这个问题研究了5年,也用各种方式向媒体回答了5年,但是今年上半年,华晨汽车销量依然出现了21%的下滑。

日前华晨时隔五年后,推出明显具有宝马血统特征的中华新车H530,让外界的焦点再次回归到中华品牌的未来发展上。

五年前中华曾凭借骏捷一款车,支撑了华晨一年多。后来由于主力产品更新速度慢,产品品质不佳使中华轿车业绩逐年下滑,从而导致刚刚看见盈利曙光的中华轿车业务再次跌入亏损深渊,至今未脱离险境。

日前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为华晨制定详细五年发展规划的祁玉民坦然表示:“华晨发展不差钱了。”

开展多种业务为中华品牌发展筹集资金,是祁玉民在“十二五”期间为中华汽车重新开辟的自救之路。这一次,祁玉民的思维从聚焦中华汽车扩散到华晨集团的各个领域。找钱发展中华成为5年后祁玉民工作的出发点。

记者:您曾提出面对新环境,自主品牌唯有创新才能做强,未来华晨汽车会在哪些方面进行创新?

祁玉民:汽车行业是一个完全竞争的行业,而不是一个垄断和半垄断的行业。现在自主品牌车型正在与合资品牌车型同台竞技。前年,我曾说过自主品牌在“井水不犯河水”的时候好发展,一旦“井水犯了河水”,它就很麻烦,现在就处于这样一个“麻烦”的阶段。

怎样杀出一条血路来?我认为必须过两关——核心技术关和品质关,这两关都要通过创新来解决。

创新,我排除了两种方式,一是拿钱买,二是闭门造车。现在世界已经处于国际化进程之中,我坚信技术研发的创新要通过国际深度合作实现。辽宁省政府给我10年时间把中华品牌做成中国汽车行业内具有代表性的品牌。在10年发展规划中,我们明确提出要通过国际合作获取先进技术,培养人才,我认为这就是创新。

此外,对品质而言,创新要从理念上进行。中国的产品品质是检查出来的,一道道工序派若干人去检查,这种做法并不可取。在国际知名车企中,品质是保证出来的,有工艺标准和管理标准来保证,而不是靠人去检查,这就是管理创新。我认为,品质提高只有靠管理创新才能实现。

记者:在今年的上海车展上,华晨提出发展专用车业务,现在这项业务进展如何?

祁玉民:我除了在上海车展第一次向外界透露这个消息,在今年的大连论坛上,我也曾宣布华晨要在大连建一个专用车基地,现在这个项目已经落地。

华晨发展专用车主要出于以下几点考虑:首先,专用车市场增速稳定、前景诱人,在未来5年内大概有15%的增长率,平均每年增速在35万-40万台左右。其次,目前国际专用车企业已经有非常先进的技术,但市场饱和,而中国市场尚在开发之中,技术研发水平较低,如果我将国际技术引入中国市场,最起码能保证20万到30万台的增量。

再次,现在我国专用车生产水平较低,国外一个专用车劳动生产率是每年每人40-45辆,一辆车的价格最少在70万-80万元之间,而我国的专用车劳动生产率是每年每人7-8辆,单车价格很少超过20万元。两相对比,我们认为中国专用车市场的发展空间较大,所以就把发展专用车业务列入华晨的“十二五”、“十三五”规划之中,作为一个战略来抓,这是专用车第一次写入华晨的五年战略规划中。

记者:之前,您提出中华品牌有十年规划,与之相比,五年发展规划的具体实现目标是什么?

祁玉民:十年规划是刚刚定下的课题,我们正在做。华晨未来五年的发展规划是要实现三个目标。第一个目标是品牌。我们要把中华打造成中国自主车型中的一线品牌,把金杯打造成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国际品牌,使宝马成为中国豪车市场中的最好品牌,同时,我们还要创造一个世界级的专用车品牌。

第二个目标关乎研发。在“十二五”期间,自主车企需要解决的三大课题围绕安全、节能、环保展开,所以我们也在围绕这三方面在研发领域制定了一系列具体目标。

第三个目标是总量规模目标,“十二五”期间我们要实现每年整车产销150万辆、发动机产销150万辆/年,销售收入达到2000亿元。

记者:如何实现上述目标?

祁玉民:我们制定了一个“四化”战略。第一个叫技术市场国际化,通过国际合作,引进先进技术,占领中国市场,然后再占领国际市场。

第二个叫产业布局集群化。现在汽车行业所说的“6 1”产业链,华晨的“6”基本没做,只做了“1”就是制造。制造环节的利润率很低,未来华晨必须通过补齐设计、研发、销售、物流、零部件、汽车金融等其他环节来寻求利润增长。

第三个叫品牌经营规模化。比如,我们在发展专用车上准备引入一些国际知名品牌的底盘技术,拿来以后创造出上身部分,形成整车。这样做,上车加上底盘就会形成双品牌,在此基础上实现规模化。

第四个叫企业管理现代化。这里又分四个内容:第一个是资本市场化,比如大连基地要投入20亿美金,我们正通过资本市场获取发展资金;第二个是股权多元化,我们将创建一个混合所有制基地,国有资本只占其中一部分;第三个是组织扁平化,今后华晨新设立的公司将完全按照现代企业制度设计,纵向职能部门少,摆脱国企低效、低能的弊病;最后一个是管理信息化。

记者:今后五年或十年,在中华品牌的打造计划中,华晨会投入多少钱?这些钱从哪儿来?

祁玉民:大家好像总在替华晨担心钱,5年前我也担心,不过现在没有这个顾虑了。宝马将来要从3万辆发展到30万辆的生产规模,从合资企业中我能赚多少钱你们大概能算出来。金杯汽车的发展很稳健,从宝马业务中赚到的钱可以继续增加到对金杯的投入中。中华是华晨汽车最重要的品牌,我一定会全力进行中华汽车的研发和发展,同时募集更多发展资金。

我们现在想到的几个办法已经有所成效:第一在资本市场,华晨在香港还有8亿股;第二,专用车业务将来肯定会赚大钱;第三,金杯现在在赚钱;第四,我现在也通过发展其他产业来发展中华。

目前,华晨在资本市场的三个上市公司都在不同程度地发展多元化产业,我们在内蒙古和辽宁等地建立了七个风力发电厂,很赚钱,现在我们准备将该业务转移至上市公司中。另外,宝马业务发展之后将带动宝马4S店与核心零部件配套两大业务,这也会为华晨带来收益,所以不用担心中华品牌发展缺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